熱門搜索:網頁游戲 火箭球賽 熱門音樂 2011世界杯 亞運會 黃海軍演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維權新聞 >> 內容

蘇州中院知法犯法釀七起冤假錯案,家屬掌握刑訊逼供證據反顧慮重重

時間:2015/9/15 17:21:22 點擊:

古有齊婦三年不雨,后有鄒衍下獄六月飛霜!今見蘇州中院知法犯法,釀出七起人為冤假錯案!善者受害蒙冤,家屬憤恨罄竹難書!七個字為  蘇州中級人民法院  知法犯法、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強權維穩、徇私枉法,瘋狂作案、搶奪管轄權、濫用刑事手段飲恨背書!!


事件始末:2015年2月,受害者家屬發表公開信

 

致江蘇高院院長的公開信
——法院不按規矩辦事,法治江蘇從何談起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尊敬的院長: 

我們是被常熟司法地方割據刑事迫害7名受害人的家屬,在2015年1月16日給您寫信,請求省高院指令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江蘇省公安廳、江蘇省司法廳聯合作出的《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第11條的規定:“查辦虛假訴訟涉嫌違法犯罪案件,由受理該民事行政案件的一審人民法院所在地的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管轄”,將其審理的程素光、陳桂榮兩“虛假訴訟”的案件,移送至受理該民事案件的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所在地的公、檢、法機關管轄。

我們的7親人(受害人)本是至今仍生效的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中的原告等權利人和被告的代理律師,從2013年8月起,被常熟市公、檢、法等機關或拘捕或審判或網上追逃,其中:已結案的3個受害人案件,被確認為錯案;2個受害人案件二審上訴在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個受害人被網上追逃。7受害人慘遭常熟市公、檢、法等機關瘋狂的刑事迫害,諸多行為令人發指。7受害人從開始至今,一直提出管轄異議,然而,常熟市公、檢、三機關、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置之不理。無奈之下,我們于上月16日給您寫信,但直至今日,未收到您和省高院的任何回復,不得已給您再寫此公開信。

從2013年8月至今三個年度,7受害人一直請求人民法院按照既定的規定,將案件移送有管轄權的公、檢、法機關管轄,讓“公平、正義”回歸7受害人的刑事訴訟程序,為什么就是做不到,是誰不上“規矩”?常熟市公、檢、法三機關部分人員從地方保護主義利益出發,在該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楊崇華直接唆使下,繼承周永康知法犯法、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強權維穩、徇私枉法的衣缽,視法律不見,公然違背上級機關《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瘋狂作案、搶奪管轄權、濫用刑事手段,與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明確提出“依法治國”、“上規矩”方針背道而馳。

院長,我們和7受害人請求將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兩案件,依法(規)移送至有管轄權的公、檢、法管轄,為什么這么難?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面對常熟司法地方割據典型事件,都不能依法(規)監督,不作為的無能為力,法治江蘇從何談起?我們的親人7受害人如果有罪的話受到刑事處罰,是罪有應得;我們現在只是請求讓我們的親人享有“公平、正義”的訴訟程序,難嗎?

如再不能得到回復,我們將不得不向更高層次、更廣泛范圍求得支持,將7受害人所受到的刑事迫害過程公開,讓更多的人了解江蘇法治悲哀的一面。

 

致信人:程靖陳平蔡平孫小麗王筱蓉孟信東方亞時

二〇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

 


附件:管轄異議申請書

 

管轄異議申請書


——強烈要求蘇州中院執行習總書記“上規矩”的重要指示,叫停常熟公、檢、法地方保護主義的瘋狂行為

受害人一:程素光,東臺市政協常委,東臺浙江商會會長

異議申請人:程靖,受害人程素光家屬,聯系電話:15189393333

受害人二:陳桂榮,江蘇元融律師事務所主任

異議申請人:陳平,受害人陳桂榮家屬,聯系電話:15851021188

受害人三:狄龍寶,東臺市醫藥公司法定代表人

異議申請人:蔡平,受害人狄龍寶家屬,聯系電話:15996295818

受害人四:唐春光,個體經營者

異議申請人:孫小麗,受害人家屬,聯系電話:15851035666

受害人五:王繼,東臺市中江酒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異議申請人:王筱蓉,受害人家屬,13505110888

異議申請人(受害人六):孟信東,東臺市房管局工作人員,聯系電話:18962050000

異議申請人(受害人七):方亞時,個體經營者,聯系電話:15949107770

異議申請事項:
1、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其審理的(二審)程素光妨害作證罪、陳桂榮幫助偽造證據罪依法移送至有管轄權的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所在地公、檢、法三機關管轄;
2、為防止地方保護主義對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干擾,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對上項申請依法監督,讓公平、正義回歸本案的訴訟程序。

事實和理由:
2013年6月20日,江蘇省公、檢、法、司四機關聯合作出《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根據該規定第11條:“查辦虛假訴訟涉嫌違法犯罪案件,由受理該民事行政案件的一審人民法院所在地的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管轄;涉及級別管轄、指定管轄等問題的,按照法律和相關規定辦理。”從同年8月15日起,常熟市公、檢、法、三機關部分人員在常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楊崇華的直接組織、指揮下,對持有至今仍發生法律效力的鹽城中院民事判決的原告及被告代理律師,以妨害作證罪、幫助偽造證據罪,對受害人一程素光、受害人二陳桂榮實施拘捕、起訴、審判;同時,對受害人四唐春光、受害人五王繼實施網上追逃;甚至,將受害人三狄龍寶、受害人六孟信東、受害人七方亞時以拘捕刑訊逼供的手段取證。在此期間,常熟市公、檢、法三機關部分人員對受害人多次以口頭和書面的形式提出管轄異議置之不理。其目的路人皆知,就是為了撈取錢財在常熟本地他們可以一手遮天,以權壓法,大玩法律游戲,人為制造冤假錯案來掩飾自己的瀆職犯罪。常熟市人民法院在2014年10月作出不公正判決,以妨害作證罪判處受害人一程素光有期徒刑1年6個月,以幫助偽造證據罪判處受害人二陳桂榮有期徒刑1年5個月。兩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訴。

    2015年1月8日,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兩受害人當庭提出管轄權異議,和自行回避的申請,并要求將案件移送至蘇州地區以外的、有管轄權的法院審理。但是,蘇州市人民檢察院出庭公訴人以“四機關聯合發文只能作為參照”為由,要求庭審繼續進行。二審合議庭采納的公訴人的意見,強行進入法庭調查階段。七受害人“犯罪”行為地、被告人居住地均不在蘇州、常熟地區。七受害人所謂犯罪行為所侵犯的客體具體是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秩序和司法公正,所謂的侵害行為是七受害人向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的民事訴訟活動。常熟市公、檢、法、三機關部分人員將受害人陳桂榮履行律師職責,向看守所在押人員孫小華送達訴訟文書副本和核實證據的行為作為犯罪行為,是“欲加其罪、何患無辭”的地方保護主義。

    綜上,請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常熟市人民法院下列四個問題予以監督,并給異議申請人一個合情、合理、合法的答復:
    1.江蘇省公、檢、法、司四機關作出的《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第11條關于管轄權的規定,常熟法院、蘇州中院是否可以不遵照執行?
    2.在“依法治國”、“上規矩”、“將權力關在制度籠子里”的今天,江蘇省各級人民法院法官是否能夠以權代法(規)、以權壓法(規)、作出與《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第11條相違背的決定?
    3.我們多次向省高院反映常熟公、檢、法對我們親人刑事迫害的控訴,為什么沒有任何回復?
    4.常熟公、檢、法三機關為推翻至今仍生效鹽城中民事判,達到常熟地方保護主義目的,從2013年8月起至今,利用各種手段對我們親人刑事迫害的7個案件中,其中:3個案件已被認定為冤假錯案,2個案件進入蘇州中院的二審程序,2個案件“犯罪嫌疑人”還在被網上追逃。對這7個案件,我們的親屬受害人為能得到“公平、正義”訴訟程序的保障,無數次要求按照《刑訴法》及《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的相關規定,將案件移送至民事案件(即所謂虛假訴訟)一審鹽城中院所在地的公、檢、法管轄,為什么蘇州中院、常熟法院“不上規矩”,強行推進刑事訴訟程序?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和江蘇省公、檢、法、司四機關聯合作出《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第11條的規定,本案應依法移送至受理民事案件的一審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所在地的公、檢、法三機關管轄,讓“公平、正義”回歸本案的訴訟程序。

懇請采信異議申請人的請求事項。

此致
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異議申請人:程靖陳平蔡平孫小麗王筱蓉孟信東方亞時

二〇一五年二月二十五日

 

 

事件始末:2015年9月,受害者家屬發表:致江蘇高院公開監督信

 

當權力強暴法治時

“公平、正義”從何談起

——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公開監督信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許前飛院長:

現將《關于管轄異議、犯罪線索移送、自行回避的申請書(補充)》公開發送給您,懇請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申請書的相關內容進行監督,切實保障申請人等7人應該享有 “公平、正義”的權利,制止7起人為制造的冤假錯案。

 

關于管轄異議、犯罪線索移送、自行回避的申請書(補充)

申請人陳桂榮,原江蘇元融律師事務所主任。

申請事項:

1、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應當依法自行回避對本案的審理,立即停止對本案的開庭審理,書面審理裁定將該案移送至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管轄;

2、依法將人為制造冤假錯案的相關人員的犯罪線索移送至人民檢察院偵查。

事實和理由:

申請人和程素光、狄龍寶、孟信東、方亞時、王繼、唐春光等7人虛假訴訟的案件,申請人等7人的親屬已于2015年2月26日在網上發出《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的公開信》,要求監督蘇州中院將其審理的申請人和程素光虛假訴訟的案件,依法移送至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管轄。時隔五月后,蘇州中院答復申請人和程素光:“經口頭請示,省高院領導口頭答復本案仍由蘇州中院繼續審理,予以告知。”申請人于同年7月27日向蘇州中院書面提出《關于管轄權異議暨自行回避的申請書》(以下簡稱《申請書》,申請合議庭及其蘇州中院、公訴人及其蘇州市檢察院自行回避本案的開庭審理,以書面審理的方式裁定撤銷一審判決,將此案依法移送至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管轄。同年9月10日,蘇州中院決定本案于同年9月18日、21日開庭審理。現原提交蘇州中院《申請書》所述理由,補充以下內容:

一、一審常熟法院、二審蘇州中級法院對本案都無管轄權,二審蘇州中院依法應當書面審理,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將本案移送到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審理。

1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江蘇省公安廳、江蘇省司法廳于2013年6月20日聯合發布了《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以下簡稱《四機關規定》),其中第11條規定:“查辦虛假訴訟涉嫌違法犯罪案件,由受理該民事行政案件的一審人民法院所在地的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管轄”,這是依法對江蘇省境內查處虛假訴訟類案件所作的專門規定,江蘇省所屬司法機關查處虛假訴訟案件都應當無條件服從;《四機關規定》中明確將“妨礙作證罪”、“幫助偽造證據罪”定為虛假訴訟的范圍,顯然,本案屬于《四機關規定》中列舉“虛假訴訟”中的案件。因此,無論申請人有沒有犯罪行為在常熟,蘇州地區的司法機關對本案都沒有刑事管轄權。


2口頭請示和口頭答復及開庭審理本案違法。最高人民法院在2010年12月28日作出了《關于規范上下級人民法院審判業務關系的若干意見》將案件請示改為“提級審理”,規范了案件請示的防范和方式。口頭請示、電話請示被明令禁止。蘇州中院仍然違反規定向高院領導口頭請示,并以領導的口頭答復作為其管轄本案的依據,不但是違法的,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蘇州中院明知其對本案無管轄權。作為二審的蘇州中院、蘇州檢察院,在審查一審判決、一審起訴書時,首先審查的主要內容之一,就是審查案件是否有管轄權。如果沒有,無需開庭審理,即應依法采用書面審理的方式,從程序上裁定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移送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管轄。蘇州中院明知常熟法院對本案無管轄權權,就應當書面審理,裁定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將本案移送到鹽城中院所在地的司法機關管轄,而不應當強行開庭審理。

二、本案偵查、起訴、一審審理過程中的指揮人員、承辦人員特別是一審合議庭成員,大多是與本案有關聯的孫小華刑事案件的原班人員,申請人等7人飽受種種刑事迫害,根本無法感受到法治的“公平、正義”。

常熟公檢法在偵查、起訴、審理與本案有直接牽連的孫小華刑事案件的三個年度,均未依法查封、凍結孫小華全額投資的安徽國人公司名下的、在泗縣國土機關的1.8億土地出讓金,同時,亦未查封、凍結國人公司的股權、章印。該1.8億土地出讓金中的部分款項被鹽城中院、東臺法院查封、凍結、執行后,常熟受害人紛紛投訴要求追究常熟公檢法相關人員嚴重瀆職責任時,作為孫小華刑事案件的專案組長、常熟政法委書記楊崇華,和常熟公檢法參與孫小華刑事案件的原班人員,特別是一審合議庭成員,為避免被追究瀆職的法律責任,開始了對同是受害人的程素光等外地債權人及曾擔任孫小華刑事辯護律師的申請人進行瘋狂的刑事迫害,企圖將申請人及程素光治罪并以此推翻鹽城中院的判決,追回被合法執行的土地出讓金,從而使自己免于被追究玩忽職守的刑事責任。因此,他們與本案當事人有嚴重的利害關系,直接影響到本案的審理結果,根本無法讓當事人感受到法治的“公平、正義”。

三、本案是以常熟政法委書記楊崇華為首的、常熟公檢法部分人員為地方保護主義利益,為避免追究其的涉嫌玩忽職守的刑事責任,人為制造的冤假錯案,應依《刑法》第397、399條的規定,將涉嫌玩忽職守、徇私枉法罪的犯罪線索移送檢察機關偵查。

申請人提交犯罪線索如下:

1、作為孫小華刑事案件的專案組長、常熟政法委書記楊崇華常熟市公安局夏姓副局長及相關辦案人員,主要存在兩個嚴重瀆職行為:一是孫小華刑事案件偵查卷宗諸多材料證明,在明知存在包括程素光等在內的外地受害人有大量債權的情形下,將他們排除在孫小華刑事案件之外;二是在孫小華刑事案件偵查、起訴、一審審理的三個年度,常熟公檢法三機關均未依法對孫小華主要的財產、在泗縣國土局的1.8億土地出讓金進行查封、凍結。

2、在鹽城中院、東臺法院相繼查封、凍結、處理在泗縣國土局的1.8億中部分土地出讓金后,常熟受害人投訴要求追究常熟公檢法三機關部分人員瀆職責任時,孫小華的專案組長楊崇華組織孫小華刑事案件的原班人員以“贓”(注:1.8億土地出讓金有相當部分是程素光等外地人的)為由,對程素光等七人或刑拘、或網上追逃(其中:程素光和申請人的案件目前在二審審理過程中,狄龍寶、孟信東、方亞時三人已確認無罪被釋放,唐春光、王繼仍在網上追逃)。為了將無罪的程素光等7人變成有罪,常熟公檢法部分人員在偵查起訴過程中違法行為令人發指,比如:(1)明知無刑事管轄權而玩弄手段強行惡意管轄;(2)采取不準睡覺、輪番訊問等手段逼供,如孟信東曾被7天7夜不讓睡覺,連續審訊;孫小華作為證人竟被采取“7+7” 的審訊方式,連續14天、每天審訊時間都在15個小時以上;(3)程素光連續多天每天休息只有兩三個小時等等;4在逼供的基礎上采用誘供、騙供等手法獲取偵查人員企圖需要的證據。如:常熟市公安局夏副局長在對孫小華逼供的基礎上,唆使、誘騙孫小華講擔保《承諾書》是其將蓋公章的白紙放在國人公司辦公室里。在取得孫小華的該“證言”后,又逼、誘程素光按孫小華此證言講下去。而后,又將孫小華、程素光的相關證言告訴申請人,逼、誘、騙申請人只要承認“知假”或哪怕參與“修改”就取保候審等等;又如:偵查人員拿出程素光辦公室里從未有過的《協查土地函》,講此函是從程辦公室里搜查到的,連續數十小時對程素光進行審訊,逼其交代該函件的來源;5楊崇華為了達到讓公檢法將無罪的我們變成有罪的人,組織公檢法部分人員統一取證、聯合辦案。每個環節都需要向他匯報由他定奪(部分材料見《申請書》第3頁、第4頁)。這里需要補充說明的一個情況:孫小華在蘇州中院《核證筆錄》中提出的常熟市公安局夏姓副局長,就是孫小華刑事案件偵查中的負責人,由于常熟市公安局未依法對孫小華在泗縣國土局的1.8億土地出讓金查封、凍結,導致該款中部分款項被鹽城中院、東臺法院查封、凍結、處理,楊崇華當著泗縣政府人員的面訓斥夏姓副局長:“你不追回就剝你的皮”等等,這也許是夏副局長為什么處心積慮逼誘騙孫小華作假證的原因吧;6為了掩飾偵查人員對申請人的逼供、誘供、騙供,公訴人拒不按照一審合議庭要求提交相關錄音影像和看守所視頻資料,以及申請人的體檢表、病歷等,甚至拒不對變造筆錄形成時間進行司法鑒定等等;7在偵查、起訴、一審審理過程中,拒絕向關鍵證人取證,拒絕申請人申請的關鍵證人孫小華、嵇春榮、胡曉春、孫明、李林等人出庭作證,真所謂“掩耳盜鈴”,為達到將我們定罪的目的而不擇手段。

本案在偵查、起訴、一審審理過程中,活生生地演出了一場為一己私利,濫用司法權力強暴法治的鬧劇。懇請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從“公平、正義”司法原則出發,自行回避本案的審理,依法裁定將案件移送至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管轄,并將犯罪部分是線索移送人民檢察機關偵查。同時,懇請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對此案進行監督。

此致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申請人:陳桂榮     2015年9月12日

 

 

附:《關于管轄權異議暨自行回避的申請書》

 

關于管轄權異議暨自行回避申請書

 

申請人陳桂榮,原江蘇元融律師事務所主任。

申請人申請合議庭及其蘇州中院、公訴人及其蘇州檢察院自行回避。理由:

一、蘇州地區法院對本案無管轄權。

根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江蘇省公安廳、江蘇省司法廳于2013年6月20日發布的《關于防范和查處虛假訴訟的規定》第十一條的規定:本案應由民事案件審理法院所在地司法機關管轄。蘇州中院根據聯合發文的規定,請示高院指定此案移送有管轄的法院審理。但是,該請示無法律依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在2010年12月28日作出的《關于規范上下級人民法院審判業務關系的若干意見》第3條第4項規定“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不宜行使審判權的案件”。顯然,該條規定屬于指定管轄,蘇州中院請示不屬于該規定的請示范圍,按理蘇州中院依法應按自行移送程序處理。

二、申請人在常熟無犯罪行為。

一審判決認為申請人的犯罪行為在常熟,是指兩件事:一是申請人向當事人孫小華核實《承諾書》的真實性,二是申請人將包括《債權轉讓通知書》在內的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應訴通知書及證據副本送達給孫小華。在此有必要再次說明上述兩個行為的過程:

第一,關于讓孫小華核實《承諾書》的行為。

2012年3月21日,也就是程素光等人向法院起訴的前兩天,王繼應申請人的要求,將孫小華欠他款項的原始打卡記錄交給申請人,由申請人找孫小華核對賬目。儲蓄本是放在一個信封里交給申請人的,同時里面有一張《承諾書》原件。作為孫小華辯護律師的申請人,提出將《承諾書》帶給孫小華核實一下。這樣,就發生了孫小華在《承諾書》上簽名及時間的事件。證據證明,孫小華簽上與《承諾書》公章落款時間一致的日期是其真實的意思表示,屬于申請人依法履行向當事人核實證據的行為。再說,章印、內容齊全的《承諾書》是否有孫小華的簽名都不影響《承諾書》的效力。

第二,關于讓孫小華在《債權轉讓通知書》上簽字的行為。

首先,申請人將鹽城中院的包括《債權轉讓通知書》在內的證據副本、應訴通知書送達給當事人孫小華,這是律師履行職責的行為。其次,孫小華在《債權轉讓通知書》上簽上與通知落款時間一致的日期,所發生的法律后果僅是一旦發生這期間債務人孫小華還債,債權受讓人追償對象不同。再者,作為從事商事審判多年的法官會幫當事人出這個無知的主意嗎?

三、常熟市委常委、常熟政法委書記楊崇華違法插手本案的偵查、起訴、一審訴訟程序,蘇州中院很難保證本案訴訟程序的公平、公正 。

第一,楊崇華組織常熟公檢法部分人員統一行動、聯合辦案取證,稱:“誰不得力就剝誰的皮”、“錯了無需你們承擔責任,由組織負責,無非是國家賠償”等等。

第二,常熟公檢法辦案人員每個環節都需要請示楊崇華定奪,在辦案過程中誰發表不同意見,即遭斥責、打擊。如本案一審原公訴人周某發表了認為我們無罪的意見,即被斥責,周某無奈辭職。繼任公訴人顧某某對申請人講:“市政法委對該案壓力非常大,每個環節都要等楊書記有時間聽匯報才行,我們檢察長都不做主,不要說我了”、“為這個案件周某辭職了,我接過來感覺上面的壓力極大,包袱很重,良心受到自責,為此案我的人生受到重大改變”等等。蘇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王某某對申請人講:“你有關系的話只有找楊崇華,其他人都無法改變”、“我們傳仲衛兵協助調查,楊崇華不同意,我們就沒有辦法”等等。

第三,在常熟政法委書記楊崇華直接組織指揮下,常熟公檢法三機關部分人員為了常熟地方利益,在偵查、起訴、審判孫小華案件時(楊崇華系孫小華案件的專案組組長),為了讓常熟債權人能獨自占有安徽泗縣1.8億土地出讓金,在明知孫小華同時也欠東臺債權人的巨額債務的情況下,卻將東臺債權人排除在孫小華刑事案件以外。東臺債權人在向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并執行了泗縣地塊的部分土地出讓金后,為掩飾“三機關”未依法查封泗縣土地出讓金的失職行為,作為孫小華刑事案件專案組組長的楊崇華,指揮常熟公檢法部分人員,瘋狂地將根據生效法律文書實現合法權利的程素光等7人或拘捕、或審判、或網上追逃,在這一過程中采取了多種違法手段,令人發指。已結案的3個案件已全部確認為錯案。

第四,常熟公檢法(聯合辦案)部分人員,為了達到常熟公檢法有管轄權,先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立案偵查、逮捕,試問:(1)從法律角度中,對于程素光等人實行債權的事實過程,刑法、物權法等相關法律明確規定,經國家機關登記變更的土地出讓金是不可能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的;(2)從事實角度講,鹽城中院民事判決明確查明程素光等人的款項大部分流向泗縣的1、8億土地出讓金中。

第五,常熟公檢法三機關在偵查、起訴、審理本案有關聯性的罪犯孫小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中,存在利益關系,有嚴重的瀆職行為(指:一是將程素光等外地債權人排除在外,二是未對泗縣土地出讓金依法裁定查封凍結)。而本案一審合議庭組成人員竟然是孫小華刑事案件的原班人員,合議庭曹某某等人為避免被追究瀆職責任,必須判本人有罪,否則別無他法。

第六,一審審判讓申請人無法感受到訴訟程序的公平、正義。比如:(1)對于申請人提出的管轄權異議和合議庭回避的申請,一審合議庭既未依法召開庭前會議,又未在庭審中予以答復,只是在申請人拿到判決書時看到申請人有“犯罪行為”在常熟判決內容(2)對于申請人提出的排除非法證據的申請,一審公訴人在休庭一個多月調取證據后再次開庭時,對一審合議庭要求其調取的證據全部無法提交,一審合議庭當庭宣布:“公訴機關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但是,一審判決中對此只字未提;(3)對于申請人提出的關鍵證人出庭作證的多次申請,為掩蓋事實真相無理拒絕;(4)對于刑事卷宗中反映主要關鍵事實真相的證據,不但在庭審及一審判決中只字未提,而且,為了判決申請人有罪,對證據材料進行斷章取義地編造;(5)一審判決撇開本案最關鍵的爭議焦點,即《承諾書》是否是國人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被告人的行為是否會影響鹽城中院民事判決的司法公正。而一審合議庭、公訴人對這一爭議焦點的相關證據拒絕舉證、質證、答非所問、避實就虛,玩弄舉證游戲。

還可以舉出許多,由于時間關系就先說這些。審判長、審判員申請人在法院工作30年,在現行司法體制環境下,我們的案件能在蘇州中院二審中得到公正裁判嗎?真誠地懇請你們從職業良心出發,自行回避本案的公訴、審判,依法將本案自行移送有管轄權的司法機關處理。

申請人:陳桂榮    

2015年7月20日

 

 

 

    后記:時至今日,7起冤假錯案仍未得到伸張和獲得公義,家屬心急如焚。森嚴法律之門巍峨聳立,愿公平與正義之光普照法律之門后的每一個角落!

作者:不詳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法律聲明 | 刊登廣告 | 在線留言 | 招賢納士 | 人員認證 | 投訴建議 | 合作加盟 | 版權所有
  • 新聞媒體—天下事!(www.hongjiliang.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新聞網 網絡平臺 郵箱:cnxxiw@163.com 請記住本站網址:www.hongjiliang.com 京ICP備:05024815號
  • 彩16app 安塞县 | 高安市 | 突泉县 | 双柏县 | 濉溪县 | 班玛县 | 沭阳县 | 封丘县 | 灵台县 | 娄底市 | 五家渠市 | 普宁市 | 溆浦县 | 郸城县 | 昌邑市 | 九龙县 | 定南县 | 兴山县 | 额尔古纳市 | 新河县 | 昌吉市 | 商水县 | 临泽县 | 高平市 | 莱西市 | 建水县 | 星座 | 富平县 | 江山市 | 汉源县 | 玉溪市 | 汶川县 | 青川县 | 肇庆市 | 雅安市 | 鄢陵县 | 九台市 | 永年县 | 肇庆市 | 天气 | 宁强县 | 永城市 | 紫云 | 乌什县 | 莒南县 | 宝鸡市 | 涿州市 | 化隆 | 南城县 | 高台县 | 青海省 | 营山县 | 湖北省 | 赣榆县 | 怀来县 | 吴川市 | 天津市 | 柳江县 | 出国 | 盐津县 | 深泽县 | 长岛县 | 永川市 | 荥经县 | 贺州市 | 南和县 | 柳林县 | 惠安县 | 龙南县 | 公主岭市 | 苏尼特右旗 | 兴国县 | 珲春市 | 通化县 | 嘉荫县 | 井陉县 | 江安县 | 凌源市 | 广州市 | 西盟 | 陇西县 | 依兰县 | 禹州市 | 西平县 | 遂川县 | 蓬莱市 | 宜章县 | 华坪县 | 石棉县 | 平南县 | 青浦区 | 普洱 | 宁武县 | 红桥区 | 京山县 | 扎兰屯市 | 仪征市 | 古浪县 | 长治市 | 南和县 | 河曲县 | 庄河市 | 井冈山市 | 淄博市 | 巢湖市 | 南平市 | 宁乡县 | 龙南县 | 河津市 | 安国市 | 兴义市 | 沂水县 | 南开区 | 灵川县 | 虹口区 | 景洪市 | 廊坊市 | 汉寿县 | 错那县 | 藁城市 | 买车 | 仁布县 | 榆林市 | 榆林市 | 通江县 | 黄石市 | 休宁县 | 梅河口市 | 开阳县 | 钟祥市 | 陵水 | 西乌珠穆沁旗 | 萨嘎县 | 怀化市 | 平安县 | 阿拉善右旗 | 北海市 | 安西县 | 额敏县 | 徐水县 | 桦甸市 | 分宜县 | 浦北县 | 南宁市 | 瑞金市 | 池州市 | 兴城市 | 志丹县 | 兴国县 | 清苑县 | 勐海县 | 平潭县 | 余江县 | 旬阳县 | 扶余县 | 英德市 | 裕民县 | 兰西县 | 合江县 | 广河县 | 峨山 | 神木县 | 富宁县 | 攀枝花市 | 大埔县 | 临邑县 | 南陵县 | 高阳县 | 井研县 | 新安县 | 桃园县 | 旌德县 | 那曲县 | 枞阳县 | 盐亭县 | 孟连 | 金塔县 | 达拉特旗 | 盱眙县 | 鲁山县 | 长汀县 | 社旗县 | 舞钢市 | 内黄县 | 宁城县 | 孟村 | 宜阳县 | 姜堰市 | 迭部县 | 新野县 | 达日县 | 潜山县 | 广宁县 | 台南县 | 土默特左旗 | 石门县 | 防城港市 | 穆棱市 | 马鞍山市 | 兰考县 | 积石山 | 东兰县 | 云安县 | 南城县 | 沁阳市 | 瑞安市 | 临城县 | 灵台县 | 兴国县 | 平乡县 | 林州市 | 玉溪市 | 阳原县 | 临邑县 | 平果县 | 大理市 | 通道 | 同江市 | 胶州市 | 宣城市 | 阿拉善左旗 | 垦利县 | 鄂尔多斯市 | 临汾市 | 和硕县 | 仲巴县 | 平度市 | 高台县 | 永嘉县 | 正宁县 | 伊金霍洛旗 | 禄丰县 | 肥乡县 | 茌平县 | 四会市 | 海南省 | 黔西县 | 汉中市 | 西吉县 | 从江县 | 沅江市 | 武隆县 | 漳州市 | 彩票 | 景洪市 | 桂林市 | 南昌市 | 五家渠市 | 南召县 | 库伦旗 | 安乡县 |